姜堰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地方政府權力清單時間表明確市縣兩級201

发布时间:2019-11-09 09:55:27 编辑:笔名

地方政府权力清单时间表明确 市县两级2016年底完成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 《指导意见》 )根据《指导意见》,省级政府2015年年底前、市县两级政府2016年年底前要基本完成政府工作部门、依法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权力清单的公布工作地方政府的权力被明确地关到了笼子里

意 义 实现阳光行政的关键之举

《指导意见》提出,在全面梳理行政职权的基础上,要按照职权法定原则,对现有行政职权进行清理、调整对没有法定依据的行政职权,应及时取消,确有必要保留的,按程序办理;可下放给下级政府和部门的职权事项,应及时下放并做好承接工作;对虽有法定依据但不符合全面深化改革要求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的,法定依据相互冲突矛盾的,调整对象消失、多年不发生管理行为的行政职权,应及时提出取消或调整的建议行政职权取消下放后,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此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会上表示,今年政府要有新作为,推进权力清单是其中之一李克强表示, 要推进权力清单、清单,今年是在省一级公布,明年推向市县一级,晾晒清单,让社会监督,也让老百姓明白,权力不能滥用

据悉,包括安徽省、湖北省和福建省等地方政府,在《指导意见》出台之前,均已就权力清单有关事宜进行了落实安徽省发改委表示,2015年将重点加快全省统一的电子政务平台建设,全面建成省级政府权力清单运行平台、公共信用信息共享服务平台、公共资源交易监管平台,加快建设涉企收费监管平台

在积极推进的同时,《指导意见》还提出,推行权力清单制度是一项艰巨复杂的工作,要立足于我国法治建设实际,渐进有序、积极稳慎推行政府工作部门要按照权力清单行使职权,防止乱作为;也要积极主动履行职责,避免不作为对关系人民生产生活、社会发展稳定的事务,要勇于负责、敢于担当,切实履行职责

既要速度,又要质量,皆因权力清单制度是实现阳光行政的关键之举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田禾表示,很多部门、地方2014年都提出了争创行政审批最少的省、最少的部门的口号,并纷纷削减行政审批项目但实际情况是,不少行政审批项目变相改成了备案、登记,公众和企业负担并未减少;或者虽然转移给了社会组织,但由于社会组织还没有培育成熟,还不能承接政府转移的职能现实中,行政审批项目未必真正减少,审批效率未必真正提升政府管理过程中的运动式执法问题还在相当程度上存在这种管理模式容易降低政府及执法机关的威信,滋生形式主义,弱化执法的严肃性、稳定性、连续性和一贯性

重 点 三张清单 一个也不能少

权力清单 、 清单 、 负面清单 ,被简称为 三张清单 ,伴随着改革步入深水区,深化改革的步伐随着 三份清单 变得更为清晰:以法治的精神建立健全我国的市场经济体系,用法治来约束政府行为,也用法治来为市场释放改革红利

中国银行总行战略发展部高级研究员周景彤表示,实行权力清单制度,就是要明确界定政府和市场 两个手 的职能和范围,各归其位、各司其职,既要弥补和解决 市场失灵 问题,更要通过 加减法 来解决好 政府失灵 问题

一方面,做好 减法 ,大幅减少政府对经济资源的直接控制,退出竞争性经济领域,减少行政审批和对经济的直接干预;减少信贷规模、土地指标、产能数量等行政性直接干预手段,主要运用货币、财税等经济性手段改善宏观调控消除各种扭曲的保护补贴,形成有效的价格信号;取消或者下放一些行政审批,加快从事前项目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管转移,继续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另一方面,做好 加法 ,增加教育、医疗、社保等各类公共服务,努力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同时提高服务效率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促进公平竞争;加强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环境保护 总之就是要通过 有所为 和 有所不为 实现政府职能转变,建设服务型政府 周景彤说

国家信息中心助理研究员邹士年认为,权力清单制度的建立,是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需要,是打造 行政权力制度笼子 的需要,是转变政府职能的需要,是构建与现代政府治理体系相适应的职能管理新模式的需要他认为,推行政府权力清单制度,可以充分释放社会的创造活力,有效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这在当前经济发展环境下意义重大当权力清单制度建立后,执行就是关键,执行不到位,权力清单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因此,必须将监督和问责纳入权力运行过程,确保各项权力科学高效运行

与此同时,政府也能腾出时间来干政府应该干的事情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表示,地方权力清单是建立有限政府、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有效手段,有助于实现政府从无限政府向有限政府的过渡市场经济中要想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就得建立一套公正、透明、合理的规矩,而在这方面最为关键的就是政府得守规矩,让市场参与者明白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在那里

苏剑指出,在正常的市场经济体系中,由于经济和社会是不断发展的,政府和市场之间的边界也是不断变化的,那么新增出来的领域或者权力归谁以前我国默认这一部分权力是归政府的只要有什么权力,马上政府就介入,因此政府是无限政府,这必然压缩市场空间,导致市场权力被不正当侵犯和压制;确立政府权力清单之后,这些新的权力默认是属于市场的,政府就变成有限政府

改 善 简政放权仍有空间

2014年,在40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有21次提及简政放权,一些省份的权力清单减掉了近七成政府连续的自我削权,给企业带来了很大助益 现在企业不用年检了,不仅省了年检费用,工商也不会因为年检不及时罚款了,财务也不用再专门去跟税务局的税收专管员搞好关系 重庆梵瑞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一夔对《经济参考报》说

尽管如此,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于日前发布的2015年《法治蓝皮书》还是指出,权力清单制度成效显着,但仍有较大改进空间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卢超认为,以行政审批改革为核心的权力清单制度建设,在地方层面上仍然存在诸多不足,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首先,运动式治理的痕迹仍然较重卢超说,改革过程中缺失严格的法定程序规范,行政审批改革过程中缺乏相关公众、专家、企业等社会主体的参与机制,并且对于地方层面的权力清单、行政审批改革实践也缺乏法定化的监督机制,使得审批改革的简政放权效果往往仅能维持一段时间后又死灰复燃

其次,地方政府的选择性放权现象较为明显诸多地方政府在行政审批改革之际,为了实现地方层面的GDP竞争,假借简政放权之名,行放弃社会性监管义务之实,使得诸多本应加强规制的领域出现监管真空

此外,缺乏事中与事后监管的配套机制当前运动式的行政审批改革与权力清单制度,短期之内将大量传统的行政审批事项取消下放,完全寄托于事中、事后监管机制来填补监管真空,但是地方政府的规制治理能力恐怕无法满足现实需求最后,市场自我规制手段的不足以运动式治理为主导的简政放权模式,在极短期限内迫使政府将大量许可审批事项交付行业自治组织,这些行业协会组织是否已经具备相应的监管能力,存在很大疑问

我们在多个领域调研发现,终归还有计划经济的阴影在束缚,地方部门的权力很难拿下,没用的下放的多,没权的下放的多,下放了以后事后又增加的问题又多,实际上等于下放权力太少 民革中央副主席修福金说 方烨 赵晶

生物谷药业
急性心力衰竭常见病因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