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堰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石碾石磨一首遗忘的民谣

发布时间:2019-11-28 07:57:09 编辑:笔名

石碾石磨 一首遗忘的民谣

小时候,父亲在县城工作,母亲在乡上工作,我和奶奶住在一块。五六岁的时候,我常常拽着奶奶的衣襟,和她一起滚碾子——在石碾上碾米、压糕、压钱钱,推磨——在石磨上磨麦子、高粱、玉米和谷糠……

细心的奶奶总是先将碾盘打扫得干干净净,再将黄澄澄的米倒上,用手均匀地铺开,然后吃力地推着石碾走。每逢此时,我总是高兴得手舞足蹈,踮起脚尖,跟在奶奶后面跑。常常是碾一会儿,奶奶便将碾盘上的米面用小笤帚轻轻扫一扫,由外到里由里到外,反复扫几次,碾过几遍后,金黄的小米便碾成蒸糕或者蒸黄馍馍的面粉了,一股香味扑鼻而来。我常常会忍不住用手去抓点放在嘴里尝尝,奶奶笑着说我是个馋嘴猫。

曾经走过许多农村和小城镇,每走一处,总能见到那些基本无人问津的石碾、石磨,有的废弃在荒草中,有的是随着留守老人在那里留守着。石碾和石磨碾磨过多少丰收的日子,碾磨过多少沧桑人生,也碾磨过多少甜蜜的民谣,而这首美丽的民谣已遗忘在人们的记忆中。

我在走村串户拍摄民俗的同时,也捕捉那些曾经辉煌和繁忙的石碾、石磨,每拍摄一个被遗忘的石碾、石磨的时候,在脑海就涌现出当时那繁华的景象。每当我站在石碾旁,用相机追回记忆时,童年的记忆总是晶莹透明的。记得在故乡的小村庄的大槐树旁有一盘石碾“吱呀吱呀”唱着一首古老的歌谣,诉说着它的风雨沧桑。那扑鼻的香味,即使今天回想起来仍令人难以忘怀。更难忘的是奶奶那永远乐观的笑容,不论生活多么艰难,在她人生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因贫困而愁眉不展,她的坚韧与刚强如一把巨伞,为了我们一大家子撑出一方永远晴朗的天空。

逢年过节和办红白喜事时,碾米、碾谷,压糕、压钱钱、磨面粉就更加繁忙,全村的男人女人们或配合或分工,男人负责转碾子,推磨或负责使牲口,这要有力量的男人才能担当,也有女人和孩子搭把手帮着推碾推磨。女主妇主要负责用铁铲翻动,用扫帚归置,用罗子罗面粉,罗米糕。这也是人们农家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碾米、压糕、推面粉时孩子们在旁边玩耍也很开心。现在也能见到正在使用石碾、石磨的场景,但是很少见,只有在腊月二十三以后才偶尔见压糕的场景。在陕北黄土高原上,给小孩子做满月的主食黄米糕,这是农耕文化的一分子,而且在石碾上压的糕面,蒸出来的要比在机器上粉出来的好吃。

现在有好多人在收藏石碾、石磨,我曾经在清涧的一家企业的院子内看到他们的老板收集的石磨不下百台,大小、品种各式各样,一应俱全。问其原因,老板说就是想办一个石碾、石磨博物馆,保存一种文化,祭奠它的消亡。

《塞上人文》栏目等待着热爱榆林、了解榆林的文人雅士,用妙笔丹青为我们书写大美榆林,为更多的人了解榆林、走进榆林贡献自己的力量。投稿要求:关于榆林的人文地理、名人历史、风土人情……皆可囊括,让我们引领华商读者一起畅游榆林。

野史秘闻
世界史
季节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