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堰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儿子惨死却为凶手求情大义母亲感动世人

发布时间:2019-09-14 06:44:24 编辑:笔名

  > 儿子惨死却为凶手求情 大义母亲感动世人 12:22:11

  漫画:牛力

  想起儿子的死,梁建红一脸痛苦

  法庭上,失去儿子的母亲为杀死儿子的凶手求情。2008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一起杀人案时,母亲梁建红的举动,令所有人大惑不解。

  2012年5月12日,根据梁建红原型故事改编的电影《人心底色》在梁建红的老家榆次公映,随着故事情节的展开,人们心中的困惑逐渐有了答案,正如一位法官所言,伟大母亲梁建红,以其博大的胸怀,为杀死儿子的凶手求情,使其免于一死,在庄严的法庭上写下了慈爱的一页。

  噩耗突降 儿子死在结婚前10天

  今年56岁的梁建红,是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志村人,年轻时担任村里的妇女主任,后嫁到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北侯村,育有一双儿女,儿子马刚高中毕业后去北京打工,在一家保安公司任经理,10多个河北老乡跟着他干。他们有时接一些零活,给会展当保安,一天一人40元,发门票50元。通常,马刚接了活,干完了再跟大家结账,几年下来,积累了不少人脉。

  工作有起色,爱情也来敲门,这年冬天,马刚带着漂亮的女友回家,小伙子搂着妈妈耳语,“瞧俺给你找的媳妇不赖吧?你过年就要当奶奶了!”梁建红高兴得合不拢嘴,全家人商定,婚礼就在春节前举办。

  噩耗突降,就在婚礼前10天。

  这天下午,梁建红正在家里为儿子做结婚用的新被子,邻居大姐跑过来告诉她马刚出事了,在北京跟人家打架,住院了。邻居大姐的儿子和马刚是同学,同在北京打工。梁建红寻思着,再过三五天,儿子就要回家领结婚证,“也为了省点路费”,便让丈夫去北京“看看住院的娃儿”,没想到,儿子早已躺在太平间,与他们阴阳两隔。

  梁建红随即赶到北京。在一家殡仪馆,她看到了儿子的遗体。“俺孩儿什么都没穿,身上都是血洞洞。”梁建红在里向回忆,她想上前抱抱自己养了27年的儿子,被丈夫拉开了,夫妻俩抱头痛哭。

  在海淀区四季青派出所,梁建红得知,将儿子捅死的宋晓明,来自河北武安,22岁,曾经是马刚招来的一名保安,两人平日关系很好。宋晓明当保安期间,被拖欠了500元工资。宋晓明找过马刚几次,没拿回钱。2008年春节前夕,等钱回家过年的宋晓明,携带一把水果刀,把马刚约到四季青镇的一个公交车站要工钱,两人发生争执,宋晓明持刀扎了马刚10多刀,马刚当场死亡,宋晓明被抓。

  当晚,梁建红整理儿子的遗物时,伤心地发现,儿子也被保安公司拖欠了好几千块钱的工资。

  心生恻隐 他也不是穷凶极恶

  “不杀解不了心头恨!这个挨千刀的宋晓明!”马刚死后,全家人沉浸在巨大的悲痛和仇恨中,想起儿子在时,每次从北京回来探亲,总能给全家带来最多欢笑,梁建红每到厨房给儿子做饭,懂事的他总要追过去给老妈打下手,母子俩促膝谈笑,似乎有着说不完的秘密。

  这一切,全部毁在了宋晓明的刀下。

  梁建红的家位于邯郸矿区的北侯村,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这位母亲告诉,为了给儿子筹办婚事,她和丈夫拿出所有积蓄,为儿子装修了新房,新买的床上,铺着绣满牡丹花的床单,“看着就喜庆”,最令全家人高兴的是,儿媳妇已有两个月的身孕,如果不是这场横祸,“俺保准当上奶奶了”。

  马刚的尸体在北京火化以后,被梁建红抱回了邯郸老家。按照村里的规矩,父母都健在的儿女,在没结婚前去世不能埋入祖坟,梁建红只得把儿子孤零零地埋在了村边地头。想儿子的时候,梁建红就来到儿子坟头,带着儿子最爱吃的饺子,陪儿子说说话唠唠嗑。她和长眠地下的儿子“商量”,想去看望亲家看望儿媳妇,请求人家把孩子生下来,“让咱马家留条根”。

  亲家之行尚未启动,准儿媳给梁建红打来,因为无法承受家里人的压力,她去医院将胎儿打掉了。儿子没了,儿媳没了,孙子也没了,梁建红又到儿子坟头哭了一场,她告诉,“我恨死了宋晓明,他毁了俺家三口人。”

  马刚遇害的消息,也迅速传到了梁建红的娘家榆次乌金山镇志村。

  今年34岁的梁建林,是梁建红最小的弟弟,如今在榆次做生意。建林7岁时,母亲去世,已嫁到邯郸的梁建红将弟弟接到家里,马刚与这位小舅舅同住一间屋,两人穿同样的衣服,同样的鞋子,虽说是外甥和舅舅,却和亲兄弟不相上下。在邯郸读完初中,梁建林回到榆次,与姐姐一家依旧联系不断,马刚在北京打工时,梁建林几次赴京探望,闻听马刚遇害,梁建林和同在榆次的两个姐姐、两个哥哥赶到邯郸,看望悲痛欲绝的大姐,一家人再次发誓,“咱啥也不要,就要求法院枪毙他(宋晓明),给咱孩子抵命。”

  在等待法院开庭的日子里,梁建红发现,满腔的仇恨正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减弱。

  2008年5月,北京警方通知她去领马刚的伤情鉴定,办案民警告诉梁建红这样一个细节:宋晓明将马刚捅了10多刀,突然后悔了,他徒劳地用手捂住马刚胸口的血,并求路人打叫来了120……梁建红有些恍惚,这个宋晓明还没有坏透,“还不是穷凶极恶”。那一瞬间,梁建红有点心软,她陷入挣扎:“自己的儿子死了,不能再搭进一个了。”

  与宋晓明熟悉的工友还告诉梁建红,宋晓明从小家庭就不好,父亲暴打他和妈妈,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后来母亲改嫁,他跟到继父家,照常受气挨打,宋晓明一气之下跑回来跟奶奶过,一日三餐都是问题。种种不幸,让他性格乖戾暴躁,仅仅因为500元,便对好兄弟痛下杀手……梁建红有些心酸,“娃也是苦孩子,就是判他死刑,我儿子也活不了了,能不能……”

  赴京求情 大义母亲感动世人

  “老头和我翻了脸,说我疯了!”梁建红向回忆,宽恕宋晓明的念头一出,她迫不及待地与家人商量,招致强烈的反对,老伴甚至扔给她一句话,“你别光想着自己出名,你先问问死去的儿子答不答应!”“我们也一致反对,”梁建林告诉,从小到大,姐姐梁建红的善良慈悲,无数次温暖着他、影响着他,但这一次,“要原谅一个杀人犯”,梁建林无论如何不能理解,“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姐姐这是怎么了!”

  “村里人都说她傻了,疯了!”晋中市榆次区乌金山镇志村村支书吴凤莲告诉,梁建红的弟弟妹妹都在志村生活,梁建红一家的遭遇让村民揪心,突然听到梁建红竟然要为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求情,全村人“瞪大了眼睛”,有人悄悄撇嘴,“估计是受刺激了!”

  2008年6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马刚被害案,梁建红到儿子的坟上大哭了一场后,执意要去千里之外的北京,为宋晓明求情。“能轻判他就轻判他吧,”庭审进入民事赔偿部分的法庭辩论,梁建红缓缓起立,语气凝重而恳切,“我的儿子已经死了,就是判他死刑,我儿子也活不了了,他还年轻,看见他,我就想到了我的儿子……”梁建红用手捂住脸,痛哭失声,法庭上一片寂静。

  站在被告席上的宋晓明,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扭头看着梁建红,看着这位失去儿子的母亲,“哇”地哭出了声。被带出法庭前,他突然转身,跪倒在梁建红跟前,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妈妈!

  2008年7月14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宋晓明刺死马刚案公开宣判,梁建红再次赴京出庭,老伴拒绝与她同来,她告诉,老伴拗不过她,一直不肯原谅她。

  法院认为,梁建红在未获任何利益补偿的情况下,请求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义举应予褒扬,法院据此对被告人宋晓明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12年。

  听到判决,宋晓明再次痛哭叩头,对着这位母亲长跪不起。“这是中国司法史上最动情的一幕,”2008年,大义母亲梁建红入选当年“感动河北”年度人物,评委为这位母亲写下如下评语,“梁建红以德报怨,泯仇为爱,呼吁轻判杀害亲人的凶手,充分展现了一位伟大母亲的人性光芒。”

  2012年5月12日,根据梁建红原型故事创作的电影“人心底色”剧组,来到梁建红的娘家晋中榆次。此前,这部源于真实故事的电影在石家庄首映,梁建红受邀参加,与上百名观众一起,沉浸在跌宕起伏催人泪下的剧情中。影片中,母亲坐在儿子坟前,与儿子喃喃自语,无助的母亲含泪请求九泉之下的儿子,“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不要恨妈妈,好吗?”梁建红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在影院,恸哭不止。“人心底色是什么样的?”影片编剧、制片人杜奇泉曾经多次采访梁建红,他告诉,这位母亲的悲悯情怀足以证明,人心底色是温暖,是善念,是爱如泉涌。

  本报 郭风情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反复拉肚子如何止泻
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有哪些
拉拉裤有勒痕正常吗
儿童健脾胃的常用药